您好,欢迎访问浙江景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0571-87030249
“千亿顶流”基金经理们的投资观
来源: | 作者:张浩 | 发布时间: 2021-02-05 | 54 次浏览 | 分享到:

2020年A股全年的趋势是震荡上涨,股票基金的平均收益率达到48.17%,这非凡的收益来自于一位位杰出基金经理过人的投资能力。他们的风格迥异,但围绕“投资”这个核心问题都给出了详尽深刻的回答,在听取他们的访谈过程中,获益匪浅,有此心得,以共同学习。


★曲扬:锋芒毕露



曲扬,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12年从业经历,9年投资经验,港股投资经历丰富。曲扬较少做仓位调整,大多数时间保持高仓位,通过持仓结构调整来优化风险回报率。他的选股策略叫:
靠山吃海


 “靠山”就是公司竞争力够强、护城河够宽。曲扬认为ToC的企业往往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一般没有账期的问题,因此受到曲扬的偏爱。


“吃海”指的就是公司要有较大的潜在市场空间。关于好的赛道,曲扬认为:一是内需驱动的行业。消费升级拉动内需,国内的消费层级将逐步从物质消费逐步向精神消费转变。二是科技驱动的行业,主要包括TMT以及一些高端制造业,具体可以分成消费电子的硬件方向和互联网的软件方向两类。


深耕港股多年,曲扬对于A股和港股的估值差异的解释如下:“当然从估值上来说,港股确实可能比正常的市场要低些,这是因为他的流动性差一些,散户比例小。港股市场散户的数量比美股、A股都少,这样导致了很多公司没有流动性,也就形成了流动性折价,估值自然会比较低。” 所以,在思考A股和港股的逻辑时,一定要考虑流动性的因素,切不可忽略掉对标的流动性的考察。


身为计算机博士,曲扬拥有很鲜明的个人色彩,极具进攻性,属于会做仓位择时的同时会做风格择时的复合型经理。他践行着“寻找朝阳行业的好公司,与优质企业共同成长”核心投资理念,近两年重点配置消费+医药+科技的好标的。


陆彬:专注与狂热



对陆彬来说,研究、投资股票是他生命中最大的快乐。
每周工作时间16x 7,没有其他爱好。这份兴趣作为驱动,让他时刻奋战在第一线。


为了研究,陆彬买了一辆国产特斯拉Model 3,是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批用户。2019年7月始,陆彬把整个特斯拉产业链跑了一遍,从材料到4S体验店整车无一遗漏。至三季报,陆彬的前十大重仓中,开始大比例出现新能源汽车板块。


“我的性格,就是不喜欢扎堆。


强大的自信来源于深入的调研,他的底层逻辑是,不论市场怎么变化,两大核心战略始终没有改变:其一,新能源行业的国家意志和基本面趋势没有变化,出发点是能源独立;其二,弯道超车,汽车行业靠发动机难以与德日美抗衡,需要产业升级。


 “当时那些公司的估值已经很便宜了,我买完后真的很激动,这么大的机会。长期看一个行业,你就会很有感觉。”也正是这份深爱,陆彬有了跟市场情绪对抗的信心。


新能源汽车上游是钴、锂等资源品;中游是锂电池产业链,电芯制造包括正极材料、负极材料、隔膜、电解液;下游是以特斯拉、比亚迪为代表的整车产业链。陆彬认为行业景气度传导有一个过程,自下游开始,沿着爆款车就能找到投资机会。不同于追逐热点的专家会议模式,陆彬喜欢长期且全方位地调研交流,经常往企业里跑。“道理很简单,理解行业要花时间,偶尔去一下,没有太大的帮助。


总结他的投资理念,陆彬的核心在于“两个坚持、三个不”。坚持专业的良心、坚持深入企业;不做比较基准的被动配置、不搞投机主义、不做短期择时。


2021年是风险与机会并存的一年。陆彬认为当前市场主要风险来自于行业估值的上升,有的行业在过去几年表现很好,估值也相应上升到了历史高位。估值上升较快的行业以及某些风格因子可能会面临更多的考验。而过去几年少数优质龙头公司的结构性牛市特征非常明显,大部分公司表现一般,陆彬认为的机会在于,不少行业中仍能找到较多投资机会。如光伏,PERC电池片的革新可能会出现和新能源车相似的逻辑。


张坤:价值投资的虔信者


张坤在清华大学学习生物医学工程期间就热爱投资,读到巴菲特的书后深受启发。他的投资理念表现出极强的“巴菲特风格”——深度研究、重视阅读、长期持有伟大的公司、集中持仓、极少换手、强调安全边际


“做时间的朋友,与优秀的公司共成长。不想持有十年以上,就不要持有一分钟。


他把价值投资的理念渗入了每个投资行为中。而这种对价投的信念,来源于他对经典的坚信。


他不崇尚调研,他认为“调研获取的信息只不过是人家愿意给你看的”。因此他除了开会与交易,剩下的时间都投在了有目的性、有针对性、范围极广的阅读。他每年会阅读800-1000份公司的年报,认为年报是最客观的反映企业历史成绩单的资料,也会读几乎所有可以找到的深度报告、相关人物传记以及一切能和公司关联的资料。他坚信阅读的力量。


从风格来看,张坤的投资“稳“字为先“一旦有本金亏损,后续收益率即使更高也难以弥补对复合收益率的伤害。


即使是好公司,也必须在足够安全边际的保护下买入,才有可能“从中真正获取价值”、从而实现长期的复利增值。“能确定的东西不多,但我们能找到确定性的东西。我们也不需要找到很多,找到几个就足够了。这就是张坤,风格鲜明的价值投资践行者。


刘青山:破而后立



2015年5月,在牛市的末尾,刘青山成立了私募北京清和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过去的五年是中国证券市场比较艰难的时光,其间经历了三轮股灾、中美摩擦、金融去杠杆和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从刚开始的亏损到现在的高额收益,刘青山和清和泉可以说是饱经风霜穿越牛熊。


“私募和公募不一样,客户只给你一次机会,只相信你一次,因此风险控制私募比公募更重要。


在访谈中,刘青山讲述了投资的三重境界,“不执着于个人情绪、市场情绪,涨而不躁、跌而不怨就是修炼到了第一重。 心态是投资的根本,如果心态随着市场的波动剧烈起伏,就像风中浮萍,是无法扛过风浪最终到达彼岸的。


 “让事实说话,让数据说话,摒弃投机性、赌性倾向,才是修炼到了第二重。 遵循事实,抛弃主观臆测,这是大佬的基本修养,也是战胜自身弱点的不二法门。市场情绪可能天翻地覆,但理性永远是立足之本。


“看见‘大道’的变幻,能够料敌先机,就修炼到了第三重。着眼于未来,这第三重,就是真正的顶尖境界了。


市场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刘青山坚守的理念就是“做长期正确的事”。“坚定做多中国”,“坚守权益多头”,“坚持做深做细”。在实战中,刘青山提出管理基金不能和管理自己的钱一样用死磕的方式对待交易,要做到“顺势逆取”,摒弃机械的理解投资理论。可见,不论是公募还是私募,“方向正确、乐天弘毅”,是大师始终如一的内心写照。


康晓阳:拥抱颠覆



 “我比较喜欢看商业模式。
尤其是对那些能用颠覆性的商业模式,我就比较感兴趣。
天马投资董事长康晓阳说。


从腾讯的400倍到特斯拉的40倍,他的思想跟芒格非常相似,把数量极少的几个大机会彻底研究透,在上面下重注,最后耐心等待长期投资逻辑的变现。


近期,关于人工智能(AI)选股的神话不断在各种媒介上流传。康晓阳作为深圳私募圈泰斗级的人物,极有可能是国内私募圈第一位搞人工智能投资的人。


 “所以我造机器的目的一个方面是解决自己的问题就是说把自己解放出来,不要去乱赚取平均收益,去花费太多时间。


拥抱颠覆,这是康晓阳最好的写照。长期投资如果没有想明白核心问题,在波动出现的时候就很容易拿不住。而成立基金,帮别人管钱会放大这种挑战。既需要应对市场来赚钱,又需要提升长期投资的能力,两件事情同时完成是很困难的。


“我认为我的逻辑是长期,我去做(应对)这个事情也没有太多优势,我的想法我就通过机器人去实现,这是我的解决方案。通过机器人,康晓阳把自己的长期投资逻辑转化为应对市场的方式,规避了自身的能力短板,再通过机器人的反馈来修正自己的长期逻辑,二者相辅相成,这就是先行者带来的红利。


 “我的投资逻辑就是说你要去做那一个人,不要去做了1000个人,也不要做那100个人,你做这一个人的时候,你要思考的问题,就跟那100个人思考的问题是不一样的。